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秒速相扑运动 >

【日本相扑之殇】 日本相扑平均寿命

时间:2019-09-05

  

【日本相扑之殇】 日本相扑平均寿命

  银行业改革和宏观审慎监管:对银行资本结构和信贷条件的影响:资本结构 宏观因素 在日本,相扑就像富士山和樱花节一样,拥有很高的地位。这项运动源于这个岛国2000多年以前的原始宗教神道教。到5世纪末,人们将自然人格化,通过人与人的角逐来预测来年农作物收获情况;6-7世纪,相扑逐渐从寺院和民间转移到宫廷;在奈良时代,相扑同时在宫廷和民间盛行;自18世纪中叶至今,职业相扑在日本也已经有了300多年历史。相扑比赛时,两个近乎的大胖子扭在一起,进行角逐。巨人相撞,极具观赏性。相扑规则很简单:只要能让对手失去平衡,除了脚掌之外的身体部分碰到沙子覆盖的粘土,或者将对手挤出直径4.55米的相扑圈,就算赢得比赛。交手时,不可抓对方腰以下部位,不允许揪对方的头发、耳朵,不可拧、打、踢、蹬对方,否则会被罚出场外。一场相扑较量通常几秒钟就结束了。不过,艰苦单调的训练生活以及时常发生的针对新人的暴力行为,让越来越多日本年轻人远离相扑。上世纪90年代还有200多新人被50多家职业相扑圈录取,过去几年则只有50多个新人被录取。七十年代初,光是在大竹相扑圈,每年就差不多有50个人申请,其中大部分都被拒绝,而今天想要进来就容易得多。这项传统运动项目的鼎盛时期是在20年前。当时,日本的贵乃花、若乃花兄弟与夏威夷出生的曙太郎之间的对抗称得上“巅峰对决”。曙太郎身躯庞大,体重超过230公斤,足足有两个人那么宽。贵乃花和他差不多,他们之间的决斗被视为日本和美国甚至是世界其他地方的一决雌雄。那时候,在西方也可以观看到相扑节目,欧洲最大的卫星和有线电视体育频道Eurosport当时就有转播。随着这些明星隐退,这项古老运动也渐渐衰落。按照日本一家民意调查机构提供的数据,在这个1.2亿人口的国家中,高尔夫的追随者越来越多,已达120万人,相扑却每况愈下。《相扑》杂志主编赖颖儿表示:“比起其他体育运动,相扑的薪酬相对较低,恒大足校青训:培养新一代精英足球人才,孩子们会觉得成为足球运动员更酷。”贵乃花10年前退役之后,就再没有日本选手获得相扑界的最高荣誉——横纲了。记者荒井太郎认为,在日本传统运动相扑上,日本的孩子落后于外国人,这让人难过;而要再次点燃人们对相扑的热情,日本首先需要一位本土的相扑明星。蒙古相扑手、现任横纲日马富士认为,现在的日本年轻人缺乏对成功的渴望。这个29岁的蒙古人,体重134公斤,高1.85米。他穿着一身非常贵气的和服,发髻梳成了银杏叶的形状。如何才能找到通往顶级相扑手之路?日马富士的回答是八个字“吃饭、训练、吃饭、训练”。身体每天都要筋疲力尽,“练习到快要死掉”。他生长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一个非常贫困的家庭,必须挣钱供给他的兄弟姐妹和父母。他认为,今天日本富裕社会的年轻人非常骄纵。他对日本共同社记者说:“我知道这项运动为何没能激发日本青少年的兴趣,因为这是一项需要恪守规则的竞技项目。我也明白,人们觉得没必要经历这些痛苦,在这个时代,一切都只是图方便。”从传统来看,最强的相扑手都来自日本较为贫穷的乡村地区,他们通常没钱接受良好的教育。日本早稻田大学研究相扑的社会学家汤普森·李表示:“相扑圈对于这些人非常具有吸引力,因为这里有食物和床。”不过,日本中产阶级的孩子也有不少憧憬相扑手这个职业的,12岁的加藤星矢就是一个。他的同学很多都崇拜效力于曼联的香川真司或东京巨人棒球队的选手,而他却憧憬成为一名像日马富士那样的横纲。来自东京的少年星矢身高还不到1米6,体重却已超过80公斤。对于一个要立志成为职业相扑手的人来说,这样的体重非常有优势。他每天都要吃六碗米饭,配以足量的鱼和肉,加藤的母亲并不反对这种填鸭式饮食法。她微笑着说:“星矢吃得很多,有时还真的要花不少钱呢。”星矢和另外20个年龄在5到15岁之间的少年,每周在平信一这里接受两次训练。平信一从前是一名职业相扑手,现在就职于东京的江湾体育中心。星矢是一名模范学生:在训练场中,他非常勤奋,不断模仿攻击技巧。年龄稍大的学生帮助年龄较小的进行训练,纠正他们的动作。这里的训练室非常安静,只有平信一有时会抛出一两句尖刻的批评。圆滚滚的星矢让平信一很满意。他说:“他会成为一名大人物,但他现在还不是很熟练。在对抗之中,他太依赖于他的体积,太少用到技巧。”平信一认为,星矢的脚跟不是特别稳,此外他需要变得更加灵活。毕竟,相扑比赛不是谁胖谁就获胜,而是腿力、腰力、速度和技巧的综合比拼,要靠爆发力、寄切、抓回技术的运用,更要靠善于判断的聪明头脑。在星矢的班级里,没有其他同学练习相扑。星矢说,大部分同学都认为相扑非常令人尴尬,选手赤裸,只用一根古怪的绳子包裹着汗津津身体的一部分。得知年幼的儿子要搬到相扑圈的时候,母亲最初非常担心。因为关于相扑圈暴力事件的报道不少,还有一些年轻选手遭受虐待的事件被披露,更重要的是,相扑圈的生活非常艰苦。为了在未来让更多青少年对相扑感兴趣,前些年,日本相扑协会放松了对新人的限制条件,现在申请人标准降低到1.67米以上、67公斤以上即可。只有这样茅野高广才能够在大竹相扑圈获得一席之地。茅野回忆道:“那个下午,我正好无所事事瞎转悠。穿过地道时,我看到了一则报道,他们在寻找相扑新人。当时,我才63公斤,离申请期限只剩下两周。于是,我回家以后立即大吃特吃,体重变至76公斤。”茅野很快就获得了进入这家久负盛名的相扑圈的名额。他的战名叫“银星山”。茅野14岁时就从家乡长野的中学辍学,过了五年“啃老”的生活,对未来没有任何希望。这里明确的等级、严格的日程、斯巴达式的环境以及与自身的对抗,都是他从前的生活中所缺少的。茅野说:“能过上今天的生活,我很幸运。”今年20岁的茅野是大竹相扑圈最年轻的相扑学徒。大竹相扑圈是日本历史最悠久的相扑圈之一,由一个日本相扑手在二战后建立,位于东京江东区一个不起眼的大楼里。在这里,七个相扑学徒住在相扑室旁的一间起居室里。茅野去年暑假才进入这家相扑圈,还是新人,因此每天中午和晚上都要为其他学徒做饭。他还要刷餐具、打扫清洁,帮他们洗衣服。甚至,他还要帮同屋的伙伴擦洗身体。茅野用毛巾清理他们自己够不着的位置,因为他们的腰实在太粗了。 对于一个相扑手而言,茅野高广属于最轻量级。这个年轻人身高1.75米,体重却还只有88公斤。茅野刚刚与一个对手在训练场上大干了一场,这个人就像一个大肉丸。茅野的对手大腿就像大理石柱子一样,腰上裹着一圈束带,其上是巨大的肚子。这个130公斤重的相扑手弯下膝盖,上身前倾,使他的重心保持得足够低。每当茅野攻击他,希望让他失去平衡时,这个巨人就毫不留情地将他甩下身来,就像甩掉一只讨厌的虫子一样轻松。“把手臂挺直,从一开始就要快速出击”,佐藤忠弘对这个瘦削的年轻人说,“你必须懂得利用你轻盈的体重。”52岁的佐藤忠弘是大竹相扑圈的一名教练。他光着脚站在地垫上,喝着绿茶,毫不留情地给出指导。他也是唯一一个在训练室大声说线公斤重的男人进入相扑台活动筋骨,他正在热身,一会就轮到他上场了。不过,茅野首先得成为他的“开胃菜”。茅野喘息着,呼吸急促,汗流浃背。他又重新蓄积所有力量,从侧面猛地撞向他的对手。不过,他再次被对手巨大的肚子反弹出去。终于,三个小时的折磨结束了,茅野和对手相互鞠躬,然后学徒开始午餐时间,下午继续训练。训练之后是沐浴,然后吃“相扑火锅”的时间到了。茅野和他的伙伴们坐在起居室里,大部分人都是半裸,只穿着短裤。日本相扑没有级别分类,因此体重越重的相扑选手就越有优势,为了取得好成绩,增重就成为一项非常重要的训练。相扑界通常采用的是一种以饮食和睡眠为主的催肥法。“相扑火锅”就是一种典型的营养餐,大圆桌上的大锅中牛肉、鱼肉、豆制品和蔬菜一起炖煮,另配有米饭。他们每人每天吃下的热量高达1万卡路里,对他们来说,吃东西是享受美味,但首先是必须完成的任务。吃完火锅之后,有些相扑手还要吃大量的奶油蛋糕等高热量甜点,吃完后马上睡觉。相扑手暴饮暴食、过度肥胖,容易患上心脏病、脑血栓、肝功能衰退等疾病。与其他运动相比,相扑手的生命相当短暂。据统计,相扑手的平均寿命只有57岁。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透露,日本相扑业正面临着形象危机。过去几年,职业相扑手赌棒球,吸食,欺负相扑新人,与黑社会成员交往等丑闻层出不穷。很多相扑新人无法忍受欺负和艰苦的训练。六年前就发生了一起可怕的案件。一个相扑新人意外死亡,因为他的同伴听从教练的命令用棒球棒折磨他,用滚烫的烟头戳他。相似的欺负事件不甚枚举。在大竹相扑圈,茅野的一个年轻伙伴也在刚开始不久就放弃了。佐藤教练说:“那个人不够坚强,相扑不是对每个人都合适。我那时候条件更加艰难。”佐藤15岁就成了职业相扑手。三年之后,茅野就可能成为职业相扑手,可以领工资和享受特权。每70个相扑学徒中有一个能成为职业相扑手。那时候,他的体重至少要在120公斤以上。而在他成为职业选手之前,他必须默默忍受。如果不能成为一位受欢迎的相扑手,如果相扑这条路走不通呢?如果他由于这种填鸭式饮食方式得了糖尿病或者不幸遭遇关节损伤呢?如果他就像很多相扑新人一样由于各种原因半途而废呢?茅野高广表示,那么他会移民到南美,到一个物价便宜的温暖地方,失败的相扑学徒最常从事的两个职业门卫和厨师则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上一篇:[绝缘测试器建设项目申请报告范文参考.docx] 申请报告范文 不输在家庭教育上我家缺点啥读后感【家庭教育:孩子的缺点,一定要指出来吗?】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